一直都討厭在晚上的時間接到電話,一直都認為一切的不幸都是從晚上的電話裡得來的。

這次接到電話也是快到十二點的時候…

當阿遜打電話給我時,我接受不到這個事實,腦部有一舜間停止了運作。

不可能的,一切都是假的,前一天才跟他通完電話,今天就……

也顧不得頭髮沒梳好臉上有兩隻大熊貓的我忽忙的飛奔到街上,攔了一架計程車,說出目的地後,就呆坐在車裡。

到達目的地後,司機在找回零錢時,順道遞了一包面紙給我,說:「小姐,節哀」

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面,原來…淚水早己爬滿了臉…

還沒跑到去詢問處,遠處就看到阿因他坐在走廊外。

心底突然好痛,痛得不知如何反應…我仍然接受不了這是事實,輕輕的推開私家病房的房門…

輕輕掀開蓋在你面上的白布,看到你了…你的臉和平常一樣,深深的酒窩陷在你的面上,就算沒有掀動嘴角也像在笑。

彷忽…彷忽你會突然跳起來,跟我笑鬧著說surprised,然後我就毫不客氣的邊哭邊笑的打你。

為什麼你這次不爬起來跟我笑了?

為什麼你這次不爬起來抱著我,拍著我的頭說,一切都是爛笑話,別哭?

為什麼?

為什麼?

他的父母呆坐在一旁,我難過得連開口說一句安慰的話也不能,我實在難以接受這是事實。也實在受不了室內的氣氛,因為我想大喊,我想大叫…但是我不能,因為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…你呢?

推開門,看到只剩下阿因,從阿因的口裡,我聽到一件讓我很震驚,怎至讓我想發狂打人的事…

他在臨走前的一刻,曾經有張開過眼,表示想見他的,但是…他的父親,堅拒讓他們相見,最後他合上眼的一刻,還是沒有見到你…

而阿遜他們怕你出事,所以都趕了去西貢的家。阿因是要等我過來後,後再一起趕過去。

我生氣,我嬲怒,我轉頭想抓著他父親的雙肩狂搖著問他為什麼這麼狠心?

很多的為什麼在我心底裡…但是我什麼都沒有做,上了計程車後,我抱著阿因默默的流淚…

直到計程車到達西貢時,我的眼淚也沒有停過。
創作者介紹

甕 缸 裡 的 泡 菜

muqing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