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班回家後,已經累攤了,踢掉鞋子,不管身上的衣服也不理臉上的殘妝,
整個人就是無力的倒在床上,小睡一會…就算那一刻天會掉下來,本小姐
也懶去管了,讓我先休息一下吧。

小小休息一下後,不情不願的拿起衣服洗了一個戰鬥澡就倒在床上繼續夢春秋,
朦朧間,發現房裡有另一人的氣息,正想爬起來時…

啊(((((((((((

響徹房子的慘叫不絕於耳,因為小女子正被一個泰山壓頂撂倒,臉上的五官直接和
席夢思來一個肌膚相親。

本以為行凶者在聽到那一聲懶絕人寰的叫聲會手下留情,會放過小女子一馬的…

現實是錯!錯!錯!

行凶者不但沒有絲毫要放過床上小女人的意思,還變本加厲的來一個大翻身再加
一個十字固定鎖,當下就把女人肺裡僅剩的一咪咪空氣也壓出,女人連說一聲投
降也沒能做到,差一點就榮登極樂時,行凶者才施施然的放下行兇的凶器,小女人
連罵人的力氣也沒有,就如離水的魚重回大海的懷抱努力的吸著大口大口的空氣。

小女人用力的瞪著眼前的男人正正想開罵過去時,男人的頭就窩到女人的頸則努力的
蹭啊蹭,帶著他說話時獨有的鼻音說,終於見到你了,我好想你(註一)

女人內心靠夭著【X,想我就要殺我嗎?天啊…你遲點就到外國去工作了,我來到時,
會不會直接給你殺了?」

雖然內心把他罵上千萬遍,但是…還是像娘親一樣,摸摸他的頭,親親他的臉,然後
說出一句自覺也很噁心兼肉麻當有趣的話,是哦…我也好想你呢,然後就窩到一分鐘
前差點就提我謀殺掉的兇手懷中,繼續睡覺。

這時鬧鐘鈴聲大作,把女人從夢中拉回現實,看看床邊,空空如也,呆了幾秒才想到
對啊,你已經到了外國了嘛…當然不會在我身邊,傻笑一下,抱著抱枕繼續夢周公去。

廿號就會見面了,到時該論到我絕地大反撲了,等著接招吧,男人!


註一:因為之前工作上的關系,我和他的時間是倒著的,我睡大頭覺,他上班,我上班,
輪到他做豬。所以某人才會說那句話。
創作者介紹

甕 缸 裡 的 泡 菜

muqing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