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事做的日子就是大掃除的日子,這邊收收,那邊掃掃…把不要的都分類一下,
能作回收的的就放在一旁,不能的就掉進垃圾筒。轉眼間,客廳就ok了…

但是…麻煩的任務要開始了,打開書房,整整一列的書,漫畫、雜誌、閒書、工具書、過期但是可能還會用到的文件…整整一大堆四散在房間每一個角落…都別說不頭痛

因為又是心靈爭扎的時間了。

工具書是一定不能掉的,閒書嘛…金庸、倪匡、蔡瀾,這幾個作者的書都是要保留的。

而一大堆雜七雜八用來消閒的magazine都是可以送給阿嬤她們的*(註一)其它的還有…翻譯小說…影集、食譜、畫集。

這些處理起來都不算麻煩,最讓我頭痛的是一些年代久遠的絕版書,這些都是不會再從新拿起來看,要丟掉他們嗎?我捨不得,他們就像我的情人一樣,陪我走了一段很長的日子,但是它們的年華已日漸逝去,也開始散發出種種霉黃的氣味,他們猶如雞肋般,留之無用,棄亦可惜,怎算好?

思想爭扎又爭扎,唉…還是狠下心腸吧,不然有再多地方和書櫃都不夠我收納,正要把舊情人都綑在一起時,發現到一本非常有歷史的散文。
看看…時間也不早了,不如先去洗過澡,然後把他帶上我的床吧。

今晚,我們再續情緣,至於你明天去或留,就留到明天再算了。




註一,有些阿嬤她們是專收集這些magazine和廢紙的的,因為可以賣錢,好像是(0.8-0.9)港幣一公斤吧。
反正我都是丟的,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,送給這些阿嬤吧。

創作者介紹

甕 缸 裡 的 泡 菜

muqing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