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聲

  公孫雲,不求天仙女,只盼留心人,年二十,夜闖天璧崖,巧遇白明毅皇甫澐,該女十四芳齡,心思靈敏,不似中原兒女,面目不清,但公孫雲已有好感。年二十六,再遇該女,喜不自禁,情意蔓生,難以自製,此女如風,轉眼即逝,如不穩抓,必飲憾終生。

  天壁崖上,三天三夜,江無波失控,自投羅網,公孫雲喜之悅之不動聲色之。江上無波,心若止水,拒人於心門之外,一旦失控,便是從心而走,此刻方能得見她完全的真心,豈能不喜?

  但盼此風永留雲側,男女之愛,夫妻之情,一生一世。

  公孫雲情史•公孫雲

  她咳了一聲,慢吞吞地合起冊子,目光遊移不定。

  屋內的洛神新郎,取過冊子,非常有耐心地等著。

  「這個……好像是寫給自家人看的。」她嘴角輕翹。

  「只寫給公孫之妻看的。」

  「這個……好像短了點。」非常之短,細節全無,令人遺憾。

  「每年的今天,自然多增一篇。」

  這不是擺明,年年都做夫妻,一直到老嗎?如果她想看,就真要永留雲側了。她滿面熱氣,有點惱又有點說不出的滋味,於是她一彈指,燭火頓滅。

  反正她又輸了,忍功就是不如他。

  他皮膚偏白,加上面目偏冷,只要不笑時,就是十分有禮客氣,絕對看不出任何發窘……哪像她,他一點點情意一曝光,就夠她掩不住臉紅,難道是往日她沒有這種經驗,所以一時適應得很慢?

  她歎道:「上床休息吧。」

  新郎放下床幔,隨她一塊上了床。

  「閑雲,你……曾迷戀過他人?」黑暗中,她如此問著。

  「不曾。」

  她眨眨眼。「以前心如止水?」

  「……可以這麼說。」

  這麼說,兩人心思、際遇都算是相似了?

  她沉吟半天,感覺自身被人抱進溫暖懷裏。

  「那個……」

  「嗯?」他親昵地吻著她的耳垂,似乎不知她想說什麼。

  她咳了聲,啞聲道:

  「閑雲,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抱著她的男人沒有停下動作,但身軀微微緊繃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試了好幾次,最後放棄道:「算了,明年這時候再說吧。」

  一聲低微的歎息,她假裝沒聽見。隨即,男人的身軀覆了上來。

  「……閑雲?」

  「嗯?」那聲音又有點期待了。

  「……我……」她搗住他的耳朵,終於很不習慣地說了幾個字,然後在他猝不及防的情況下,翻坐到他身上。「明年……我再說一次,那時就不用搗住耳了,明年說不出口,我就跟你耗下去,總會說出來的。」

  今晚,是新婚之夜,總不會有人再說,她對他行不道德之事了吧?

  《全書完》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uqingx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